首页  »  dafa新闻

人们为何对“曹园”“袁府”深恶痛绝

来源:本站 日期:2019/4/19 14:29:40 点击:

这些天,黑龙江省的“曹园”和河北省的“袁府”没少吸引眼球。“曹园”已经定性,“袁府”则还在争议中。

  18日晚间,《邯郸市调查组初步核实曲周县寺头后街村“违法占地建设私人宅院”情况》被媒体披露。与之前当地回应称“养老项目,不占农田”相比,《情况》承认该项目存在未批先建、违法占地、违规建设问题,但仍强调没有占用基本农田。

  “袁府”到底有没有占用基本农田固然需要查明,但如果过于纠结于此,则容易误读人们的真实关切。“袁府”起初以种植项目立项,后又变更为所谓的“养老中心”,这些名头同样不是关键,因为兴建者可能一开始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。

  其实只要随意浏览一下网络议论,就不难发现人们为何对“曹园”“袁府”深恶痛绝。而任何对中国历史稍有认知的人,都会从“曹园”“袁府”的影像和传闻中察觉到细思恐极的气息。

  “曹园”“袁府”的性质绝不是违建那么简单,它们激起了一种深深的不安。人们担心一些已经进入历史垃圾堆的腐朽事物借尸还魂。建筑从来都不只是物质实体,还是社会图景的映射,精神世界的象征。

  看到林海雪原深处的“曹园”,看过《智取威虎山》的人很难不想起“座山雕”。“袁府”被冠以“冀南地区最壮观的私人宫殿”的称呼,说是“宫殿”或许有些夸大,更确切的比喻是“土豪大院”。不是网络流行语中的土豪,而是历史教科书里的那个“原味”土豪。

  这些奢华、浮夸的复古式建筑群,不仅冲击了土地用途管制和生态保护的法律红线,更冲击了社会共同体的思想红线。所以说,这些“大院”“庄园”在有关部门的眼皮子底下公然兴建、存在多年,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现象。

  在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下,“曹园”“袁府”更是异常刺耳的杂音。乡村振兴离不开资本下乡,土地流转正在各地如火如荼,但农村绝不能沦为资本任性胡来的乐园。如果说有钱就可以“占山为王”“圈地盖房”,那么“横行乡里”“鱼肉百姓”这些尘封的记忆就很容易被重新想象出来了。

  当然,现在是市场经济,发家致富不可耻,住大房子更不是原罪。但买合法合规的别墅与下乡圈地不是一回事。

  现在很多农村地区宅基地审批越来越严,普通村民盖房结婚都要头大,有些人却可以在上百亩的土地上大兴土木。这种反差会导致怎样的议论,埋藏怎样的社会矛盾?人们不是仇富,而是仇不公。

  有些农村出来的“成功人士”有衣锦还乡、光宗耀祖的冲动,本身是可以理解的。假如他们真的是返乡做慈善,或者投身养老等公益性事业,更是值得鼓励。但最怕的是挂羊头卖狗肉,以回报乡里为名,过当地主老财的瘾。

  在这中间,地方政府的角色至关重要,权力万不可与资本合流,为资本开路。兹事体大,可惜有人还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。